您现在的位置: 南方文艺网 >> 新闻 >> 海外文艺 >> 正文

“边疆和丝路” 吴蛮为琵琶寻根(图)

来源:不详    作者:佚名

  核心提示:  ...
  

  一直以来,吴蛮在音乐界是一个响亮而又传奇的名字,因为她早已不仅仅是那个“土琵琶”演奏家,更是一位享誉国际乐坛的音乐家。1月26日,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“全球华人新春音乐盛典”上,吴蛮作为独奏家与吕嘉执棒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联袂演奏了卢·哈里森的《琵琶与弦乐队协奏曲》,其精彩的演奏赢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喝彩。如今,吴蛮正在策划她在国内的第一次巡演——“边疆和吴蛮丝路音乐大使”,这个包括北京在内的十二座城市巡演的庞大计划,在吴蛮看来将是一次“应运”的水到渠成。就在国家大剧院音乐会的前一天,北京晨报记者采访了这位音乐家。

 

  吴蛮

  国际乐坛上中国音乐的使者与琵琶音乐的代言人,跨界音乐与跨文化交流的标志性人物。她通过策划新颖的合作项目和创作近百首新曲目,与全球一流的乐团、作曲家和演奏家进行合作,并融合戏剧、舞蹈和视觉艺术让中国传统乐器——琵琶成功走向国际。2013年,吴蛮被《美国音乐》评为“全美年度演奏家”,成为奖项设立以来第一位获此荣誉的世界传统器乐演奏家。

  跨界合作 正是价值所在

  北京晨报:是什么动因,让你策划国内巡演?

  吴蛮:对我来讲,这个巡演的意义已经超越了琵琶。在国外面对西方观众,我也是这样讲:不希望你们来只是娱乐、看热闹,我觉得这种心态,走出音乐厅第二天可能就会忘掉了。我希望观众走出音乐厅有一种文化上的思考,起码他们感受到了一种跟他们不一样的文化。这次策划国内巡演,也是希望给国内的观众不只是看了一场琵琶音乐会,看了一场跨界音乐会。其实,我是想通过这样的跨界合作,能够让观众内心有一种回馈,这远比欣赏琵琶更有意义。

  北京晨报:这些年,你的琵琶不断地与各种艺术形式合作,为什么?

  吴蛮:这些年我的“跨界”合作非常多,不光是跟西方交响乐团,还跟各种民间乐器,爵士乐、电子乐、舞蹈、戏剧……都有合作,我把自己看做是音乐家而非演奏家。我更看重的是,作为一个音乐家不管是什么样的音乐,如果我有感触的话,就想去尝试,想去合作。两种艺术形式结合在一起,对于音乐家来讲这正是他的价值所在。我不想就把自己局限于一个弹琵琶的。从观众的角度来讲,因为观众的面和群都是不一样的,各种文化背景,对他们来讲也是一种价值,他看到了这件乐器,可以这样做,还可以那样做。作为一个音乐家也是如此,不是一件乐器只能做它自己的那一点点事情。很多东西互相之间可以有很多的启发。

  北京晨报:你是如何选择合作门类的?

  吴蛮:我个人喜欢的音乐一定是要触动我的。如果我感受不到那种反馈,互相之间没有化学反应,我就不会去碰那个东西。其实很多艺术形式,很多作品,很多作曲家、音乐家都非常伟大,但是不一定适合我。所以,一定是对我能够产生感触的,我就一定会去尝试合作。其实好东西大家都听的出来。对我来讲有阶段性的,年轻时刚刚毕业,那肯定就是炫技的东西啦!慢慢的人到中年,接触过的东西太多了,以前玩儿电子、爵士乐,然后是很多即兴演奏,即兴演奏我现在也很喜欢,当下的这种创作对演奏家来讲是一种挑战,对我来讲是很过瘾的。

  即兴演奏 音乐语言积累

  北京晨报:即兴演奏在你的音乐会中是什么样的位置?

  吴蛮:即兴对我来讲是蛮重要的位置,是一个自然的,必须经过的阶段。即兴演奏是一种经验的积累,是一种你的音乐经验,你的音乐语言积累的一种体现。即兴对我来讲,比较自然、比较放松,而且比较个人化,不是在演奏别人的东西,是我自己在表达当下的那种感受,而且什么样的观众群会有什么样的反馈,或者当时一种怎样的创作去跟观众交流……每一天,每一分钟都不一样,这个对音乐家来讲是很微妙的,就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……

  北京晨报:你经常邀请外国作曲家为琵琶写曲子,为什么?

  吴蛮:外国人为中国乐器写曲子很重要,就像我们中国作曲家为外国乐器写一样,即将演奏的就是外国人写的,哈里森写的,他是美国人,是美国作曲界“简单主义”学派的代表性人物之一,也是简单主义学派鼻祖之一。他从来没有写过琵琶,但是他在台湾住过,所以他受到了东方音乐很深的影响,1997年他70岁时写了这首琵琶协奏曲,记得他写完一段音阶传真发给我,什么大调小调完全是他自己的,问我可不可以在琵琶上演奏?我说:完全可以!他说:吴蛮,我没有中国音乐的传统,我不会写成你们传统琵琶曲子那样的风格,我根据我的经验理解来写。我说:不用担心,我要的就是你的风格。我想看看外国人能把琵琶写成什么样。我觉得通过他们的理解,会很有意思。

  西方观众也问我这个问题:西方人来写琵琶曲,你的感受是什么?我说:中国人写钢琴协奏曲,你的感受是什么?中国人写小提琴协奏曲,你认为这个协奏曲写的怎么样?你一定是觉得他有自己的特色在里面。中国人写小提琴时往往会“靠”二胡,用二胡的那种笔法,把小提琴拉成二胡的感觉。这是很有特色,很有意思的音乐语言,增加了西方古典音乐这一块的语言。

  中国巡演 策划已15年

  北京晨报:说说你正在策划的中国巡演吧。

  吴蛮:我巡演的名字是:“边疆和吴蛮丝路音乐大使”。这个音乐会是我15年前开始做的一个项目,那个时候是为了给琵琶做寻根,去见一见琵琶在中亚的兄弟姐妹们……各种各样的塔尔琴来碰撞一下,看看互相之间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,看看传统上,从乐器本身都有不同层次的交流,而且音乐家之间也是一种享受。

  在2008年,我们一起录了一张唱片。这次是第一次回国,分享给观众。我们一共有四位音乐家,一位是来自塔吉克斯坦,是都塔尔琴的大师;一位是吉尔吉斯斯坦的90后音乐家,是库木兹大师,非常有才华的年轻音乐家,又作曲,自己还唱,还有自己的流行乐队,还去美国访问和学习;我们的鼓手是一位意大利音乐家,听他的鼓一定会认为他的前世是中国人。我则在他们中间,几代人对传统乐器的一种认识和交流……我为这套音乐会取名叫“边疆”,也是因为很多交叉文化在边疆是最丰富的,这就是寓意。历史上丝绸之路也是通过这种边境、边疆来勾连的。很多乐器都是从那里过来的,琵琶也是从那里过来的,正好契合了现在“一带一路”的思想,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,特别想了解琵琶背后的文化和传统、脉络、流变,学习一下琵琶不同的语言,没想到越做越热闹,越做越深,所以,我也很期待这次的巡演最终能够成行。

  北京晨报:十几年的琵琶寻根给你的最大感受是什么?

  吴蛮:通过这个寻根之旅,觉得我太幸运了!我爸爸妈妈当初让我学琵琶是最正确的选择。琵琶这件乐器真是独一无二!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!我出国以后,一直都感受到:我幸亏是学琵琶,我是用琵琶在说话,在跟人家交流,因为它太有自己的特色了!太有中国人的特色了!有亚洲人的特色……不同文化的特色……还有一个就是琵琶太难!在所有的乐器里都是最难的。

  (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)

 

相关热词搜索:“边疆和丝路” 吴蛮为琵琶寻根(图)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
 

欢迎转载本站文章
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加盟 | 版权所有
  • 南方文艺网(www.nfnet.com.cn) ©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
    京ICP备16069015号